通知公告
食品安全综合法规政策
  食品安全标准制定
食品安全风险监测评估
食品安全事故流行病学调查
食源性疾病防控
非食用性物质黑名单
征求意见建议
教育培训课堂
  详细内容

吃的健康就能不得癌症吗?
信息分类:食源性疾病防控     2016-03-04 11:06:46     信息来源:转载


Joanne Watters Elena在威廉玛丽学院最近的一次嘉宾座谈会上说,保持健康饮食可能防止癌症,饮食和生活方式会影响癌症的发展、复发以及治愈。


Elena是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NCI,属于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的流行病学家,在NCI负责饮食和生活方式科研项目的开展、管理和提升。


Elena说,癌症的起因是DNA复制出错。癌细胞的增长无法控制,它是一种不会收到死亡信息的细胞。免疫细胞可以清除流感病毒,却对癌细胞无能为力。根据Elena的说法,男性患癌症的概率是三分之一(主要是前列腺癌),女性患癌症的概率是四分之一。


饮食在多大程度上增加患癌风险?一些报纸文章报道说健康的饮食习惯可以降低35%的患癌概率。但是Elena认为这个数据在10%70%之间。她说:“10%听起来似乎没有什么影响;如果通过健康饮食可以降低70%的患癌概率,那么人们恨不得把所有的钱都花在这上面。我不确定数据的准确性。但是我认为健康饮食确实可以降低患癌的概率。”


一些因素导致分析哪种食物减少患癌风险非常困难。如果某人食用某种食物,他得了癌症,从第一个变异细胞出现到癌症被检查出来需要20年的时间。Elena参与的一些研究项目已经持续了40年,很多研究者已经退休或者去世。


有一种简单的研究方法,找到癌症患者,询问他们吃了什么。Elena说:“癌症患者肯定会绞尽脑汁思考为什么是自己而不是其他人得癌症。但是,如果癌症患者有特定的想法呢?比如,他认为自己吃了过多的糖,那么,他有可能会说他其实没有吃多少糖,这样会让他心里好受一些。还有可能他会自暴自弃,说自己吃了很多的糖(比实际还多)。无论哪种可能,都会存在偏差,而科学是要追求真相。”这就是为什么一个研究会得出鸡蛋对身体有好处的结论,而另一个研究得出相反的结论。酒也如此。Elena说:“提供那种应该多吃水果、蔬菜,少吃红肉、少喝酒,多锻炼之类的信息并没什么用处。”


这个世界充满未知,比如,为什么一些烟民得癌症而另一些没有?Elena说了一些她对癌症的看法:癌症威胁正在上升,成为美国的第二大致死原因,仅低于心脏病;癌症患者的存活时间越来越长,在美国有1500万的癌症幸存者,有21%的癌症幸存者存活超过20年;太多的人受到癌症的威胁,减少癌症发生数量非常重要。


目前人们仍然无法完全理解癌症发生的原因。Elena认为,健康饮食可能会对与癌症的斗争产生影响。


延伸阅读:最近的研究已经强调了组织特异性癌风险和组织特异性干细胞分裂次数之间有很强的相关性。这种相关性是否意味着一个高的、不可避免的、内在癌症风险,已经成为一个重要的公共健康方面的辩论。关于 “坏运气”的假说也已经传播开来。


许多反对“坏运气”假说的论点也已提出,但都没能提供对癌症外周风险因素对癌症贡献具体的定量评估的替代。应用几个不同的建模方法,在17日的Nature中,研究人员提供的证据证明,内在风险因素仅为适度的,不超过1030%的生命风险相关于癌症的发生。


首先,他们展示干细胞分裂和癌症风险之间没有区分出内在和外在因素的影响。他们提出了保守的,但传统的假设:在细胞分裂过程中发生的错误,是恶性转化的路线,可以由内在的过程以及外在因素影响。“内在过程”包括那些导致基因突变的基因突变,而“外在因素”是影响致突变率的环境因素(如紫外线辐射,电离辐射和致癌物质)。例如,辐射会导致基因损伤,这将导致在细胞分裂后,有害基因突变致使癌症发生。因此,外在因素可以通过细胞分裂过程中遗传改变的积累来增加癌症风险。因此,那些显然无法控制的内在过程以及这些高度修修饰从而可预防的外在因素将导致患癌症的风险。因此,癌症的发生和细胞分裂之间的相关性分析,无论是干或非干细胞,是无法区分的内在和外在因素之间的贡献。


然后,他们表明,内在的风险是由控制干细胞分裂的较低下限风险更好地评估。他们用一个独特的替代方法,重新研究了观察到的生命风险和正常组织干细胞的分裂之间的定量关系。理由是,内在的风险,或是它的上限,可以通过最低下限来对癌症风险与总组织干细胞分裂更好地评估。即内在的癌症风险应该由控制干细胞分裂的、最小风险的癌症发病率来确定。从结果来看大多数癌症类型超出 “内在”风险线很高。这说明大比例的风险,通常大于90%,无法由内在因素负责。


最后,他们表明内源性突变积累的内在过程是不能充分地对观察到的癌症风险负责。研究人员分别收集了基于稳态组织细胞数以及他们的转变率、组织细胞分裂数据的总数,并分析了癌症风险与总组织细胞分裂的关系。总之结果表明,不论无论是一个亚群或所有分裂细胞促使癌症发生中,内在因素不起主要的因果作用。流行病学和突变信号的分析也强有力地证明很多癌症的风险因素和环境暴露等外在因素紧密相关。通过对因内在干细胞突变造成错误,导致潜在寿命的癌症风险建模。发现即使运用各种不同的内在突变率,通过干细胞分裂积累的内在突变对癌症的贡献也非常小。


该研究发现一个简单的回归分析无法区分内在与外在之间的因素。现在研究人员已经提供了一个新的框架来量化内在和外在因素的基础上癌症风险的:该研究用了数据驱动和模型驱动,用与不使用干细胞的四个独立的方法。更重要的是,这四种方法在最常见的癌症类型中提供了一个一致的估值:外在因素的贡献超过70% -90%。总的来说该研究得出这样的结论:癌症的风险由外在因素严重影响。这些结果对癌症预防的、公共卫生和健康研究的运筹帷幄非常重要。

  

附件: